安徽快3近500期走势图|安徽快3
首頁
>> 新聞中心 >> 法院新聞
全國人大代表、江蘇高院院長夏道虎做客“大法官訪談”
作者單位: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 發布日期:2019-03-11 字號:[ ]

全國人大代表、江蘇高院院長夏道虎做客“大法官訪談”,

暢談亮劍治“老賴”破解執行難的江蘇新思路

 

2019全國兩會,最高人民法院新聞局與中國法院網聯合推出《大法官系列訪談之攻堅克難 “執”爭朝夕》。3月10日,節目邀請全國人大代表、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院長夏道虎與網友進行互動交流。

1.jpg

主持人:

夏院長, 2016年3月13日,最高人民法院在十二屆全國人大四次會議上莊嚴承諾,“用兩到三年時間基本解決執行難”。從2016年到2019年,這三年時間里,咱們江蘇法院的執行干警們究竟播種了什么,又收獲了什么?

夏道虎:

江蘇地處經濟發達地區,是案件大省,也是執行案件大省,每年受理執行案件數量約占全國執行案件的十分之一。去年最高法院周強院長指出,江蘇能否如期實現“基本解決執行難”,在全國這盤大棋當中舉足輕重,期望江蘇法院繼續走在全國前列,堅決打贏這場硬仗。壓力就是動力,期望就是方向。三年來,江蘇全省法院堅決貫徹落實中央和最高人民法院部署,把“基本解決執行難”作為頭號任務加以推進,堅持“一把手抓,抓一把手”,以打好打贏“清理積案殲滅戰”“終本達標殲滅戰”“財產處置攻堅戰”等三大攻堅戰為抓手,以前所未有的力度,以超常規的手段,舉全省法院之力攻堅克難,按期完成了“基本解決執行難”目標要求,向黨和人民交出了一份亮麗的答卷:2016年至2018年,全省法院共執結執行案件149.55萬件,已結案件執行到位金額2483億元;其中2018年執結61.42萬件,同比上升23.24%;執行到位金額1247億元。至2018年底,全省所有中級、基層法院一個也不落,全部達到最高院提出“四個90%”和“一個80%”核心指標。作為第一家接受“基本解決執行難”第三方評估的省份,江蘇法院“真抓實干,抱團攻堅”的特色得到了評估組的充分肯定。評估組認為,江蘇法院多項創新舉措在全國推廣,為基本解決執行難貢獻了“江蘇經驗”。

主持人:

您剛才談到的“江蘇經驗”,江蘇法院推出了哪些改革舉措和辦法,來有效地破解“執行難”呢?

 

夏道虎:

第一條經驗是,綜合治理執行難工作大格局基本形成。

江蘇全省各級黨委、人大、政府、政協及社會各界高度關心、支持全省法院推進“基本解決執行難”工作。省委婁勤儉書記親自到省法院視察了執行指揮中心,對全省法院執行工作予以充分肯定,并提出明確要求。省委政法委直接牽頭建立“基本解決執行難”工作聯席會議制度。全省13個市均以市委、市政府名義召開“基本解決執行難”推進會議,黨委、人大、政府下發了支持人民法院“基本解決執行難”的專門實施意見。省人大常委會2017年11月專題審議全省法院執行工作情況的報告,2018年5月又專門就反饋意見的落實情況進行了審議,并進一步提出工作要求。黨政機關以及人大代表、政協委員履行生效法律文書情況被納入全省綜治考核項目。黨委領導、政法委協調、人大監督、政府支持、法院主辦、部門配合、社會參與的綜合治理執行難工作格局已經基本形成。

主持人:

那夏院長,在實際的執行工作中,江蘇法院是如何解決法院執行“查人、找物”難的呢?

夏道虎:

這也是我想介紹的第二條經驗,就是持續推進執行信息化建設,新型執行工作模式全面運行。為了破解我們過去工作當中遇到的“查人、找物”難題,從2016年開始,我們主要是通過執行信息化,來進行執行模式和執行方式的改革。通過網絡查控系統,鼠標輕輕一點就可以把被執行人在全國各銀行網點的開戶信息查得一清二楚,大大提高了工作效率。現在,一個執行人員,一年所查詢到的銀行存款量等于過去十年的總和。可查詢的銀行也由三年前的,只能查詢到省內8家銀行,大大增加到了現在的,可查詢全國3885家銀行。同時還可以查詢46個主要城市的不動產登記信息、全國機動車登記信息和證券信息。通過這樣一個龐大的查詢系統,可以實現對被執行人名下財產的一網打盡。

為了認真貫徹落實周強院長關于“順應網絡強國戰略和國家大數據戰略,著力打造‘智慧法院’”的指示精神,江蘇全省各級法院也開動腦筋,集思廣益,探索新模式。現在,我想通過大屏幕給大家展示一個由無錫市中級人民法院研發的“智慧執行”系統,目前,這個系統已經入選了最高人民法院的《人民法院司法改革案例選編》。

我們還全面推行執行指揮中心實體化運行“854”模式。徹底改變了由一人包案到底的傳統執行模式,實現“最強大腦”與“最強團隊”有機結合,線上查控與線下調查有機結合,將一線辦案人員解放出來,使他們能夠集中精力于研判案情、制定執行方案、現場采取強制措施等核心工作,極大提升了執行工作質量和效率。

主持人:

對于很多被執行人為逃避執行,有錢不存銀行,有財產不主動申報,跟法院“玩失蹤”“躲貓貓”的情況,江蘇法院是怎么破解的?

夏道虎:

這是我想介紹的第三條經驗:大力加強執行信用懲戒,社會誠信體系建設深入推進。2017年2月,江蘇高院推動江蘇省委辦公廳、省政府辦公廳在全國率先出臺《關于建立對失信被執行人聯合懲戒機制的實施意見》,聯合實施單位達到55家,重點實施68項聯動信用懲戒措施,涵蓋30多個重點領域。2018年4月,江蘇高院又與12家省級單位聯合發文,限制失信被執行人參加全省所有公共資源交易領域招投標活動。目前,江蘇省內失信被執行人信息自動推送省信用辦、省住建廳、省工商局等聯動單位,嵌入辦公平臺,實現了自動比對、自動攔截、自動懲戒。迫于信用懲戒的巨大壓力,截至2018年底,已有累計38.89萬名失信被執行人自動履行了義務,有力扭轉了社會風氣。

從2016年至2018年底,我們全省法院組織了200多場直播,受到國信辦關注和肯定,被最高人民法院在全國推廣。探索創新執行行動“全媒體網絡直播”,新型執行宣傳模式贏得廣泛好評,這也是我們的第四條經驗。

第五條經驗是:注重運用執行強制手段,執行權威不斷增強。我們全面推行“常態化集中執行”,集中執行力量開展“夜間執行”“凌晨執行”“假日執行”,以讓人民群眾看得見、感受得到的方式,執行了大量案件,讓被執行人躲無可躲、藏無可藏。僅2018年,江蘇全省法院就開展集中執行活動7000余次,出動執行人員近12萬人次,搜查11310次,拘留14496人次。

同時,對于當事人有暴力抗法傾向,或者被執行財產在外地等9類案件,我們還設立了一種制度,叫做“協同執行”——就是省高院或者中級法院可以組織全省、全市法院的力量來協同執行。2018年,為江蘇法院的“協同執行年”,全年開展跨省級、跨地區協同執行952次,啃掉涉及暴力抗法、強制騰讓、異地執行的“骨頭案”1907件。2018年7月,江蘇高院協調指揮南京、淮安、蘇州三地10個法院230余名干警協同參戰,對一處案外人強占多年的法院拍賣土地12000余平方米,拆除違建6000余平方米,清運危化品以及玻璃、瓷磚等建材600余噸,成功將該案執結。

主持人:

夏院長,剛才您也提到了執行工作中的“變現”難,我們是怎么解決這個難題的呢?

夏道虎:

過去,我們傳統的執行手段只能是通過評估,然后委托拍賣公司進行拍賣,嚴重制約了我們執行工作的效率和質量,所以從2014年開始,全面推廣司法網拍,目前,江蘇全省123家法院全面推行網絡司法拍賣。江蘇在全國率先做到“三個全部”,即所有法院全部入駐淘寶網“開網店”、所有需處置資產全部上網拍賣、所有司法拍賣環節全部網上公開。全面推行網絡司法拍賣,財產處置效果顯著提升,這是我們的第六條經驗。

2018年,全省法院司法網拍成交金額達到637億元,是2014年的5.5倍,占全國法院網拍成交總額的近1/3。

因為網絡拍賣全部公開,所以也打破了時空的限制,大大提高了拍賣的成交率和溢價率。2016年8月份,蘇州法院拍賣了一處園林,就是蘇州繡園,當時的起拍價是2900余萬元,最后成交價6500多萬,大大超過雙方當事人的預期。

主持人:

夏院長,江蘇作為經濟大省,還有沒有什么獨特的經驗可以分享?

夏道虎:

好的,主持人,我們的第七條經驗是:大力推進僵尸企業“執轉破”工作,服務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成效明顯。

江蘇高院在全國率先出臺《關于規范執行案件移送破產的若干規定》《關于“執轉破”案件簡化審理的指導意見》《“執轉破”案件法律文書樣式》,被最高人民法院作為范本向全國推介。向省委提交《關于充分發揮企業破產制度功能推動經濟更高質量發展的報告》,積極爭取建立省級“府院”聯動、破產管理人保障基金等政策支持,受到省政府主要領導同志高度重視,為此專門召集十余家相關部門進行研究。從2016年至2018年,蘇州市吳江區人民法院執行移送破產審查案件89件,通過破產程序,盤活資產17.29億元,清理債務128.84億元,釋放土地資源69.47萬平方米,妥善安置職工1591人,使3398件執行案件徹底退出,創造了“移得了、破得掉”的執轉破“吳江經驗”,受到最高人民法院周強院長的批示肯定。

主持人:

夏院長,江蘇是執行案件的大省,在這種情況下,有人就擔心會不會出現選擇性的執法?也有人提出誰能監督法院的執行工作?

夏道虎:

主持人問的這個問題很尖銳也很好,對于這個問題,三年來,我們加強執行規范化管理,制定下發執行指導性文件35件,不僅使一線執行人員在辦案中有章可循,而且在這些文件中,有很多被最高院司法解釋參考吸收。這也是我想介紹的第八條經驗:全程實行對執行權運行嵌入式監督,有效構建執行工作 “不能腐”機制。江蘇法院這幾年一直在完善“嵌入式”監督制度,把執行程序中25個流程節點嵌入到執行案件管理系統中,要求執行人員在辦理每一起執行實施案件中,必須執行,并對關鍵節點進行逐項填報,既有效防止了消極執行、拖延執行、選擇性執行現象的發生,又保證了執行結案質量。

我們還加大執行救濟力度,各級法院普遍成立了與執行局相分離的執行裁判庭,通過依法監督,及時糾正了不當執行行為,維護了當事人及利害關系人合法權益。

 

 

 


【打印本頁】【關閉窗口】
安徽快3近500期走势图 pk10全包稳赚投注 重庆欢乐生肖免费计划 客户管理app 百人牛牛最新版下载 神龙王3肖6码 免费公开 北京pk赛车官网直播 新时时分析 重庆彩后三杀号技巧 全天pk10最精准计划稳定版 博彩源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