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快3近500期走势图|安徽快3
首頁
>> 新聞中心 >> 案例評析
財產保險合同中非投保人本人簽名免責條款效力的認定
作者單位:海安市人民法院 作者:劉昌海 發布日期:2018-09-05 字號:[ ]

  【案情】原告:楊某。被告:中國人民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海安支公司(以下簡稱人保海安支公司)

2016年12月3日,劉某(系原告楊某的丈夫)在人保海安支公司處,為登記在楊某名下的蘇F50122號小型轎車投保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強制保險和商業保險。投保時,劉某持楊某的銀行卡交納了保險費用,并在刷卡單上簽署了楊某的姓名。人保海安支公司向劉某出具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強制保險單、機動車商業保險保險單各一份,商業保險保險單記載:被保險人為楊某;被保險車輛號牌號碼為F50122號;車輛損失險保險限額為104684.4元,且不計免賠;保險期間自2016年12月22日11時起至2017年12月22日24時止。該商業險保單附有機動車綜合商業保險條款和機動車綜合商業保險免責事項說明書各一份。所附商業保險條款中第九條第三款規定:被保險機動車人工直接供油、高溫烘烤、自燃、不明原因火災的損失,保險人不負責賠償。劉某在所附免責事項說明書的最后一頁寫明“保險人已明確說明免除保險人責任條款的內容及法律后果”,并在投保人簽章處代簽楊某的姓名。其中,車輛損失險投保單中特別約定欄中記載:投保人聲明本條款的責任免除條款保險人已明確說明。在特別約定欄下方以加黑加粗的方式記載:“投保人聲明:保險人已向本人詳細介紹并提供了投保險種所使用的條款,并對其中免除保險人責任的條款(包括但不限于責任免除、投保人被保險人義務、賠償處理、附則等),以及本保險合同中付費約定和特別約定的內容向本人做了明確說明,本人已充分理解并接受上述內容,同意以此作為訂立保險合同的依據,本人自愿投保上述險種。”劉某在投保單簽章處簽署了楊某的姓名。2017年3月28日,劉某駕駛上述車輛行駛至南通市如皋市G15高速丁堰出口處時,車頭突然起火,車輛隨即被燒毀。經如皋市公安消防大隊認定,案涉車輛起火部分位于車輛車頭,起火點為車頭右下方油底殼附近,起火原因為汽車油底殼破損導致機油外泄遇高溫發生火災。楊某為該起事故支付施救費、清障費、拖車費合計1310元。事故發生后,楊某向人保海安支公司申請理賠未果。楊某起訴稱,事故的起火原因是車輛油底殼破損導致,不屬于自燃,該火災事故符合車輛損失險的理賠條件,故被告人保海安支公司應予以賠償。此外,投保單中“楊某”的簽名并非其本人所簽,故人保海安支公司沒有就免責事項向楊某盡到明確告知義務。請求判令人保海安支公司支付車輛損失險保險金105994.4元。

被告人保海安支公司辯稱:投保單中“楊某”的簽名均系劉某代簽,而劉某系楊某的丈夫,亦是本起事故的實際駕駛員,根據家事代理規則,劉某的代簽行為完全可以代表楊某。而且,涉案車輛雖登記在楊某名下,但仍系楊某與劉某的夫妻共同財產,劉某也是車輛的所有權人,所以免責條款對楊某有效。本案事故為車輛自燃,不屬于保險合同約定的理賠責任范圍,請求駁回原告楊某的訴訟請求。

【審判】

南通市海安市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本案的爭議焦點為:1、案涉事故是否屬于保險合同約定賠償責任范圍;2、劉某代原告楊某在投保手續中簽名的相關法律效力是否及于楊某,即人保海安支公司是否就相關免責條款向楊某盡到了提示和明確說明義務。

關于第一個爭議焦點,車輛自身存在一定的問題才能引起自燃,車輛自燃的原因包括隨意改裝線路、線路老化、燃油系統泄漏等,而源于燃油系統泄漏的火災是車輛自燃事故中比較典型的一種。燃油不僅指車用動力汽、柴油,還包括助力器油、變速器油等車用易燃液體,所泄漏的燃油遇高溫物體或空氣,是引起燃燒的主要原因。本案中,公安消防部門已認定起火原因系車輛油底殼破損導致機油外泄遇高溫發生火災,可見涉案車輛燃燒是車輛油底殼破損導致車用機油泄漏遇高溫所致,符合車輛自燃的特征。因此,案涉事故屬于保險合同約定的保險公司免責事項。關于第二個爭議焦點,劉某代原告楊某在投保手續上簽名的行為,能夠產生原告知曉保險免責條款及免責事項的效力。理由如下:其一,劉某系楊某的丈夫,亦是本起事故的實際駕駛員,其在投保時在特別約定處及特別聲明處替楊某簽名,可認定劉某已知曉保險免責條款或免責事項;其二,涉案車輛作為楊某與劉某的夫妻共同財產,劉某代楊某簽名的行為屬于家事代理行為,除法律特別規定或第三人知曉的雙方有特別約定外,可構成直接的表見代理;其三,從權利義務一致性原則來講,劉某作為投保人楊某的丈夫,其替楊某簽名后,本院有理由相信其已將保險合同的權利義務及注意事項告之投保人楊某,使楊某依法享有合同權利同時,承擔合同義務;反之,如劉某沒有告知,導致保險人因此承擔損失,亦有可能產生保險人向侵權人劉某追償的后果;其四,劉某是涉案車輛的直接使用者,其作為免責事項的知曉者,在自己使用自家車輛發生車輛自燃的免責事項后,再以投保人不知曉免責事項為由要求保險理賠,進而受益,亦有悖誠信,從道義上本院也不能支持其訴訟請求。因此,案涉事故屬于保險合同約定的免責事項,免責條款對原告楊某發生法律效力,人保海安支公司按約不負賠償責任。綜上,南通市海安市人民法院判決:駁回原告楊某的訴訟請求。

一審宣判后,原告提起上訴。

二審中,劉某陳述,案涉車輛一直在人保海安支公司處投保,此前投保單上的簽字大部分是由其本人代簽的。

南通市中級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關于案涉事故的發生原因,判斷案涉事故是否屬于保險責任范圍,投保人或被保險人必須證明被保險人的損害系保險人承保的危險所造成,即要求危險與損害之間存在因果關系。本案中,油底殼破損并不必然導致漏油起火發生事故,油底殼破損僅是事故發生的間接原因,審查是否因外部物體碰撞等導致破損已無必要。案涉火災事故認定書已經明確,起火點及起火原因系被保險機動車油底殼破損導致漏油起火,這是車輛損失最直接的、最有效的、起決定作用的原因。根據案涉保險合同釋義,所謂自燃,是指在沒有外界火源的情況下,由于本車電器、線路、供油系統、供氣系統等被保險機動車自身原因或所載貨物自身原因起火燃燒。案涉事故已經排除了外界火源的介入,屬于被保險車輛自身供油系統原因引發的火災,符合上述自燃情形,故本院認定案涉事故原因系車輛自燃。關于車輛自燃的免責條款是否生效的問題。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保險法》第十七條第二款的規定,對保險合同中免除保險人責任的條款,保險人應向投保人作出提示,并履行明確說明義務。同時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保險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二)》第十三條的規定,保險人對其履行了明確說明義務負舉證責任,投保人對保險人履行了明確說明義務在相關文書上簽字、蓋章或者以其他形式予以確認的,應當認定保險人履行了該項義務,但另有證據證明保險人未履行明確說明義務的除外。從本案已查明的事實來看,被保險車輛登記在楊某名下,系楊某與劉某夫妻二人家庭用車。案涉保險系由劉某以楊某的名義辦理投保手續,且用楊某的銀行卡交納了保險費,并在投保人聲明欄簽署了楊某的名字,書寫了“保險人已明確說明免除保險人責任條款的內容及法律后果”。該保險合同已經有效成立,楊某作為被保險人享有保險利益。考慮到案涉車輛一直在人保海安支公司投保,且此前大部分投保事宜是由劉某代辦相關手續。本次投保過程中,劉某以楊某銀行卡交費及簽署楊某名字等行為,足以使人保海安支公司相信劉某系履行普通家事代理行為,人保海安支公司有理由相信劉某的簽字確認行為可以代表楊某。劉某在投保人聲明欄上簽字確認,說明其對保險條款尤其是對免除保險人責任條款部分的內容已經理解并予以接受,由此可證實人保海安支公司已對劉某履行了明確說明義務,劉某簽上楊某的名字加以確認,該免責告知效果及于楊某。故案涉免責條款對楊某具有約束力,案涉車輛系自燃毀損,人保海安支公司主張免責具有事實與法律依據。綜上所述,楊某的上訴請求不能成立。南通市中級人民法院終審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評析】

一、投保人交費行為與免責條款效力之間的關系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保險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二)》第三條第一款規定:“投保人或者投保人的代理人訂立保險合同時沒有親自簽字或者蓋章,而由保險人或者保險人的代理人代為簽字或者蓋章的,對投保人不生效。但投保人已經交納保險費的,視為其對代簽字或者蓋章行為的追認。”司法實踐中,在投保人未親自在保險合同中簽字但其已交納保險費,能否根據上述規定認定保險人已履行提示和說明義務?對此,因該條規定針對的是保險合同是否生效的問題,投保人的交費行為系其以實際行動履行保險合同相關義務的表現,僅能證明投保人對保險合同的成立和生效沒有異議。而保險合同生效從邏輯上并不能推導出保險人已就免責條款盡到提示說明義務這一結論。況且,如果保險人連提示義務都沒有盡到,說明義務就欠缺前提和基礎。因此,投保人在訂立保險合同時沒有親自簽字或蓋章,但事后交納保險費、收取保單的,投保人的上述行為系針對保險合同效力的追認,不能以此認定保險人已履行明確說明義務。本案中,楊某雖委托劉某交納了保險費,但法院不能僅以此認定人保海安支公司已向楊某盡到提示和明確說明義務。

二、他人代簽保單行為的法律效力認定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總則》第一百六十二條規定:“代理人在代理權限內,以被代理人名義實施的民事法律行為,對被代理人發生效力。”《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九條第二款規定:“當事人依法可以委托代理人訂立合同。”根據上述規定,投保人可以委托他人代為簽訂保險合同,并就免責條款內容和效力進行約定。保險人就免責條款向投保人的代理人履行明確說明義務的,其效力當然及于投保人。由于我國的法律及司法解釋并未規定委托人與代理人發生委托代理行為必須簽訂書面的委托代理合同,實踐中口頭委托亦大量存在。因此,投保人可以口頭委托他人代為辦理投保手續,保險人只需提供證據證明簽字人的代簽行為系受投保人委托所為,代簽行為所產生的相關法律效力就及于投保人。因此,對于他人代投保人在投保人聲明處簽名的效力,人民法院應當結合簽字人代簽時是否具有代理權予以認定,不宜將代簽人是否持有書面委托手續作為判斷其是否具有代理權的唯一標準。本案中,人保海安支公司雖未能提供楊某的書面委托手續,但其提供的相關證據可以證明,案涉車輛系劉某和楊某夫妻二人的家庭用車,劉某多次以楊某的名義在人保海安支公司處辦理續保事宜,并使用楊某的銀行卡交納保險費,而楊某從未提出異議。由此可以認定,案涉車輛續保事宜系楊某委托劉某代為辦理。

此外,本案還涉及家事代理的適用問題,根據我國民法學界主流觀點,家事代理是指夫妻雙方因日常家庭事務與第三人進行一定民事法律行為時可以相互代理的制度,即夫妻一方代表家庭所為的行為,另一方也應承擔因此而產生的法律后果。[1]雖然我國當前的法律和司法解釋未對家事代理進行明確規定,但是,學界和司法實踐一般認為,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一) 第十七條的規定體現了我國對家事代理權的承認。該條規定,婚姻法第十七條關于“夫或妻對夫妻共同所有的財產,有平等的處理權”的規定,應當理解為:(一)夫或妻在處理夫妻共同財產上的權利是平等的。因日常生活需要而處理夫妻共同財產的,任何一方均有權決定。(二)夫或妻非因日常生活需要對夫妻共同財產做重要處理決定,夫妻雙方應當平等協商,取得一致意見。他人有理由相信其為夫妻雙方共同意思表示的,另一方不得以不同意或不知道為由對抗善意第三人。根據該條規定,夫妻一方因日常生活需要處理夫妻共同財產時,任何一方均可決定。本案雖系財產保險合同糾紛,但案涉車輛系楊某與劉某的夫妻共同財產和家庭用車,用以交納保險費的款項和可能獲得的保險理賠款亦均應屬于夫妻共同財產,故劉某為案涉車輛辦理續保屬于日常家事代理的范疇,劉某代楊某在投保人聲明處簽名所產生的相關法律效力亦應當及于楊某

三、代簽保單行為中表見代理的認定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總則》第一百七十二條:“行為人沒有代理權、超越代理權或者代理權終止后,仍然實施代理行為,相對人有理由相信行為人有代理權的,代理行為有效。”《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四十九條規定:“行為人沒有代理權、超越代理權或者代理權終止后以被代理人名義訂立合同,相對人有理由相信行為人有代理權的,該代理行為有效。”根據上述規定,如果代簽人在投保人聲明處簽名時并沒有取得投保人的委托或授權,但是保險人有理由相信代簽人有代理權的,代簽行為構成表見代理,亦可認定保險人對投保人已履行了明確說明義務。本案中,即便劉某與楊某并非夫妻關系,因劉某曾多次代楊某辦理車輛續保事宜,且其系持楊某的銀行卡交納的保險費,亦足以使人保海安支公司有理由相信劉某有權代理楊某在投保人聲明處簽名,劉某的代簽行為構成表見代理。需要說明的是,根據我國民法理論,表見代理的成立以相對人的善意或無重大過失為前提。因此,如果在保險人知道或者應當知道代簽人不具代理權,或者投保人明確表示需要本人簽署等情形下,保險人仍讓他人代簽的,不構成表見代理。

此外,由于免責條款與投保人權益密切相關,司法實踐中對代簽行為是否構成表見代理應當從嚴審查,區別對待投保人近親屬與保險公司工作人員等其他人員的代簽行為。



[1]賈東明主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總則>釋解與適用》,第411頁。


【打印本頁】【關閉窗口】
安徽快3近500期走势图 重庆时时彩2期4码计划 牌九至尊 赛车精准计划qq交流群 欢乐生肖开奖 微信夺宝二维码大全 2019免费注册送30元体验金 复式投注对照表 百人牛牛稳赢公式 蔡花宝典三肖六码 3肖6码 棋牌游戏下载送十元